做得科学就会有好结果吗,意义是活出来的

人生本无意义 意义是活出来的

深信不疑自己,大多数的悲苦都是幻觉——只是时代的感觉到,而非永久不变的实质。

小说家毕淑敏在某大学讲座的时候,有学生问了一个“终极问题”:“毕先生,生命的意思是什么?”毕淑敏的回应是:“人生本无意义,意义是活出来的吗?”深以为然,也很庆幸自己二十多年来直接通过行走来寻找生命的意义。

那世界向来跟自己有那样那样的沟通,而且是一对一关键和驾驭的联络。

从小学先导,每一天放学,第一时间写作业,一根筋地蹲在母校门口的石板上,其他同学在边上打闹嬉戏也不为所动,寒暑假亦然,放假前四日,必将所有寒暑假作业写完,剩余的休假,玩街机、打麻将、烧山放火;中学时期,痴迷引体向上,练就胸肌、腹肌和肱二头肌、肱六头肌,痴迷短跑,不知跑烂多少双鞋,培养了顽强般坚硬的腿部和臀部,痴迷数学,将微积分自学已毕,痴迷化学,每日在家做试验,险些烧了书桌,起初沉溺足球,初三濒临中考,天天早上熬夜看高卢鸡世界杯;进入高中时代,痴迷体育场馆,痴迷篮训练馆,天天课余时间全部耗在那八个场面,痴迷生物,随队外出参与比赛,痴迷跨栏和短跑,未料折戟沙场;进入硕士活,意外进入学生干部阵容,锐意进取,组建协会,参加社会实践,社团韩语爱好者同外教一起收看原版美剧、美剧,驰骋体育场,舍弃所谓的高薪工作机遇,冒着毕业即失掉工作的风险,执意回到鞍山,只愿落叶归根。

实质上,人们不应该为“这世界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这种幻觉而烦恼。

这一路走来,在人们的可疑声中特立独行,认可者极少,还好,父母对自家的做法丰盛宽容,除了玩街机之外没有干涉,而且每个阶段都有好友领悟自己,陪伴自己,相信我,鼓励我,固然不利不断,全部上来讲,依旧要命顺畅,最近追思所有的阅历,有些后怕,毕竟做了太多没有随大流的事情,一旦失利,即为笑柄,疯子并非那么不堪,只是正常人不可能清楚而已,假若疯子得到了猥琐上的功成名就,便被显示为天才,即使失利,仍是神经病,被世人所不齿。当您做某件工作,不认同你的人越多,如果做成了,才算有价值;即使您跟着大家做一样的业务,人云亦云,东施效颦,倘使做成了,价值其实等于零。

扭曲看看:

于是,当你下定狠心走自己的路时,坚信你自己的选择,千万不要因为身边绝超过一半人不认账你而舍弃,你应该喜出望外才对,而不是诚惶诚恐,而不是难以置信自己,越不被认同越应感到欢天喜地才对,那多少个喜欢随大流的人,衡量工作正确与否,靠的不是逻辑与单身思想,而是认可的人是或不是丰硕多,因为只有跟我们在一块儿,与大部分人一致,才不会化为另类,才会觉得安全,正是那种安全感,令人甘休成长。

这世界自然确实和大家一点事关都没有,不过大家一起走来,无论如何都会在那世界上留下痕迹,无乱怎么样都会与那世界发出如此那样的关系。至于那联系是还是不是丰硕强,是还是不是丰裕有含义,其实在于大家的行进,而不是我们的畏惧。

特立独行且坚信正确是一种恍若不可信的活法儿,看似有些固执自用,其实那亟需充分的胆量才行,最后,若那世界给你正反馈,你安然地接受,不因而足高气强;相反,若那世界并不曾给您正反馈,甚至给您的是负反馈,你照样可以平静地接受,不由此灰心衰颓,不因而畏惧不前,反而越挫越勇,那才是的确的胆子。

毕淑敏:“人生本无意义,意义是豁出来的。

人生本无意义,意义是活出来的,怎样活?听一大半人的话,参考少数人的见识,最后自己做决定,首先坚信做那件事是科学的,其次认同这件事可信的人不多,那才是特立独行且坚信正确的活法儿。

很少人认真地想过那件事:

人生苦短,昙花一现,一些活法儿你不去尝尝,永远不精通生命如此杰出,莫辜负美好时光。

是的本身,其实很可能没有价值。

多数人习惯地”一根筋“只举行单维度思考,一贯不去思考事物的别的一个维度。

您是天经地义的,旁人都是没错的,这么些正确本身的价值并不大;你是正确的,旁人都是荒唐的,这时你的不利才有价值;你是荒谬的,外人都是科学的,这是很可怕的范围。

“特立独行”和“正确”本身的含义并不大,但“特立独行且不易”的价值就是宏大的。所以,从五个维度来构思价值,结果就一定清楚了。

也就是说,你正确的档次越大,与此同时,不确认你的人愈多,你的市值就越大。若你很科学,但还要,所有的人都很不利,那您的市值其实可能等于零。

为此,若你规定自己是未可厚非的,而你身边绝半数以上的人并确认你的想法,这你应有快高兴乐,而且是“越不被认同越应该和颜悦色”才对。

怎么人们在面对真正的市值时会如此痛心?因为她们衡量正确与否的不二法门错了——他们靠的不是逻辑和独门思想,而是“认同的人是还是不是丰盛多”。

表现型人格决定了“随大流”的坚实——唯有“跟大家在一起”,“与一大半人同样”才认为安全。

在早期的时候,我当然跟所有人一样,可是本人有精读和钻研的能力,更首要的是,我有“读不懂但足以读完,然后反复读,进而读得更懂”的能力。

结果是:认为那件事可靠的人比例极低,而在这一个比例极低的人群中肯用实际行动去验证它的市值的人比例超级低。

简易的标准化:听半数以上人的话,参考少数人的观点,最终协调作决定。

听一大半人的话,不是根据他们那么说那么做,而是听听她们怎么说,研究他们怎么想。

结论:在互联网上,免费时代过去了,收费时代来了。

真的的勇气是:若这世界给你正反馈,你能平静地承受,不由此志高气扬,相反,若那世界并从未给你正反馈,甚至给您负反馈,你依旧能平静地接好,不因而灰心黯然。

“评释自己正确”并不是学习的职务和目的,时时刻刻成长,早晚更智慧、更科学才是应有的结果。

元认知能力是全体反思的根基,可半数以上人当然并不知道元认知能力是怎么?元认知能力是一种只要取得即不再流失的力量。